悠长的日子

    时间:2018-09-15 有一段日子我很闲,真的很闲。我在等一个通知,通知到了,我就要离开家乡,去一个陌生的地方,那地方很远。
      每天,我睡到很迟才起来,一般去租书店,把书还了,再借一本新的。其实书没怎么看,每本都只是翻一翻,就看不下去了。但是因为惯性,我还是不断的借书,然后还,再借。
      书店的女孩跟我熟了,每次看到我都笑一笑。但我对她没有兴趣,她的牙齿太黄。
      言情书架下,常蹲着个小女孩,穿鹅黄色衣裳,短裙,从上面领口能看见她的两只小乳——她还没开始戴乳罩,里头穿的是白色小背心。每次她都爱蹲着,我想她的小乳房肯定被许多人看见了,她自己却一点也没发觉。但是谁又好意思去提醒她呢?
      她的腿很白,白得跟嫩藕似的。有一次她从二中校门里出来,我知道她是个学生。
      书店旁边有个小吃店,男主人很年轻,女主人乳房很大。我借完书后常常在那吃一碗混沌,既当早餐又当午餐,那段时间我胃口一直不太好,随便吃一点,就饱了。
      女主人的姿色不能算好,但皮肤还白,笑的时候,眼睛瞇成一条线,嘴角有细纹。不知怎么,我一直感觉她像我同学的一个姐姐。有一次,她坐在矮凳上包混沌,衣裳很宽,我从她脖子后面看见她整个乳房,两堆豆腐,颤巍巍的抖动,乳头色黑,像搁久了而变色的肉。以后每次吃混沌,就会想像混沌里裹的正是她乳头那样的肉,感觉难以下嚥,就很少去吃了。
      从书店回家,要路过巷口的一个裁缝店,是几个外地女孩开的,我曾在那补过一条裤子,就认识了。
      裁缝店的女孩看到我,不仅会笑,还会叫我进去坐坐。我就夹着本书,进去了。店里很挤,四壁垂挂着布料,桌上、地上到处都是布头碎片,小小的空间里挤了三个女孩,但她们还是让出空间给我坐,停下手头的活,给我倒茶。
      我要是不满意了,可以揪住她们中任何一个的脑袋,按在我的膝头,一顿盘问。她们都不会生气,谁被揪住了,还特别兴奋,高声叫唤以引起同伴的同情,表示她在受苦,同时却对我媚眼如丝,嗲声嗲气。
      她们都很喜欢我,互相之间常争风吃醋。我是在一个晚上,无意中看到她们店里的灯亮着,因为喝了些酒,就敲开门进去了。那晚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,逗的她们很开心,临走的时候,每个人的乳房都抓了一遍。
      最近她们又多了个小妹,说是来学徒的。小妹短髮,脸儿清秀,皮肤嫩白,很害羞,每次看到我,就像老鼠见了猫,躲在角落里不说话。我跟其他几个女孩打闹的时候,她就红着脸,低着脑袋,我却知道她一直在旁偷听偷看。
      有一次我追打一个女孩,没追着,身子被小妹挡着了,我就将小妹搂在怀里,坐到布料隔开的后面,手在她胸前摸到苹果大一样的乳房,小妹涨红了脸,却没怎么挣扎。我正要亲她,布料「哗」的一下,被另外的女孩拉开。几个女孩也没来干涉,只是一个劲的笑,我怕小妹不好意思,拖着她的手去我房间,小妹却拚命挣脱了,说是害怕。我笑了笑,也就由她去了。
      从裁缝店往巷子里走,有个小卖部,我常在那打电话。店主是我认识的,一个同学的女朋友。她的店面不是很大,穿过店后门却有一个很宽敞的院子,她常在那用煤炉煮些吃的东西,弄得满屋子都香。因为是同学的女友,我就不好意思过于接近,从没走进柜檯里面,也没进过她的院子。
      有一次,她说有点事,叫我帮着看看店面,我点了一根烟,首次坐到了柜檯里面。过了一会,听到她在院子里叫我,我就进去了。
      她的手伸在衬衫里,在后背挠痒痒,说是找不着痒处,叫我帮帮她。我就伸手在她后背抓挠,到处摸遍了,她都说不是。我将手从她腋下穿过去,停在她乳房上,她忽然不吭声了。
      我就在她乳房上帮她挠痒痒,她的乳房越挠越抖,乳头直立了起来。她又说下面痒。我就伸手进她裤挡里挠痒,她的痒到处跑,一会儿在屁股上,一会儿在大腿内侧,一会儿在两腿中央,甚至跑进毛丛里。最后索性关了店门,叫我专心帮她去痒。
      我平时闲得很,除了有时到小卖部帮人止痒,最多的时候是坐在我对门的院子里,陪人聊天。对门的老大妈为人和善,放了一张长条凳在家门口,许多邻居有空都常到那坐坐。
      大儿子是开大车的,平日不在家。小儿子,失业,也到处瞎混。剩个儿媳妇,两个小孙女,常在家。还有一个小女儿,三天两头,神经兮兮从房里冒出来,头髮蓬鬆,衣裳不正,妖艳非常,后来才知道,是个小太妹。
      这个小太妹喜欢听音乐,用随身听接了个音箱,悠悠哉躲在屋里听。屋里不设床,用一张床板垫在地上,铺了蓆子,被子乱捲着一团。我刚进去她房间的时候,强烈地感受到一股女性的淫乱气息。
      小太妹说,她很少带男孩到她房间,家里人都不让随便进。我心想:那当然喽,估计你经常在里面手淫嘛。
      小太妹身子很娇弱,腰尤其细软,脸儿秀丽,总像没睡醒的样子。我很荣幸地坐在她地铺上的时候,非常自然的想把身边的她按倒在上面,蹂躏一番。于是就问她身上痒不痒?结果脸上火辣辣的挨了她一巴掌,彻底把我的性慾打醒了。
      我就将她按在身下,手在她身体各个部位抓捏,她非常的柔软,到处都是绵绵的嫩肉,剥开衣裳,乳房很小,只有拳头大,但很白,乳头鲜红,可爱之极。腿儿很细,白嫩嫩的,抓在手上很轻,两手各举一只,分开来的时候,感觉她非常幼小。
      她作爱却很狂,我的东西一插入她的小穴,就开始呻吟不绝。阴部上稀疏的一点黑毛,在小肉丘上,随着阴茎的拉扯,不断连着皮肤一扯一动。她背靠在墙上,身子像虾米一样蜷着,满脸红晕,娇艳异常。
      换了个姿势,她像小狗一样扒卧,一边打开随身听,播放谭永麟的歌曲,一边翘着小白屁股,任我从背后抽插,头髮披散开来,遮住了她大半个细滑的后背。音乐一响,她开始大声叫唤,有些居然是骂人的粗话。
      最后,在谭永麟「卡拉永远OK」的激情喊叫中,我的精液一股又一股,洒在她后背和屁股上。她像被抛弃的小宠物,蜷缩成一团,不声不响,直到我离开。
      悠闲的日子,耐不住寂寞,就带了对门的两个小孙女,到山上去玩。大的叫青儿,十三岁,读初一,腰身开始窈窕。小的叫园园,二年级,净吵闹着人。
      山脚有个公园,有转盘、鞦韆、摇摆、滑梯。我将园园放在转盘上,任它一圈一圈的转,替青儿蕩鞦韆,青儿很妖,吓的惊叫连连,却不肯下来。园园在转盘里被转的头晕,哭了,把她抱下来,不多久,又吵着坐进摇摆,自己一摇一摇的,挺得劲。
      青儿爬上了高处,不敢下来,我在下边叫,跳呀,我接着。青儿直摇头,快哭了,我爬到半高,说:「你滑下来吧,我抱着你。」青儿滑下来,手臂双脚紧紧缠着我的身子。我到地上站稳了,奇怪她怎么一直不下来,还没声,一转头,看见青儿晕着小脸,竟是非常动人。
      我就抱着青儿进了一个大漏斗,青儿鼻尖是汗,小身子坐我腿上,手臂嫩青籐一样圈在我的脖子上,初有女性的风姿。
      青儿穿着贴身小汗衫,小胸脯前有一粒微微尖起。
      我问:「这是什么?」
      青儿竟然会脸红,骂:「你是大坏蛋!」
      我说:「这可是你说的,既然是坏蛋,就得干坏事!」我一边捏着她鸡蛋般大小的乳房,一边跟她说话。
      她的小乳很硬,成块状一团。捏了几下,我下边就硬了,顶着她的小屁股。青儿不安地挪来挪去,似乎很想知道那是什么东西。我拉着她的小手摸去,青儿小心翼翼捏了捏,想说话又不敢。这时园园在下边大声叫,寻找我俩。
      我和青儿都不吭声。
      回去的时候,园园说要告诉妈妈我们不理她。我吓了一跳,青儿百般讨好园园,最后说要把新笔盒送给她,园园才答应不告状。
      我住的地方,出了巷子,往右,有一个小学。小学里最近来一批实习生,经常散步经过我住的那条巷子。我坐在门前,看见了好几回。
      我穿T恤的样子很吸引人,宽宽肥肥,像道袍。有时盘腿坐着,一件衣裳遮到底,没穿裤子一样。那群实习生全都是女的,看见我的样子,吃吃笑个不停。我怡然自得地坐着,仙风道骨的样子,目不转睛地把她们全看低了头。其中有个女孩,圆圆脸,皮肤很好,一笑,笑意能在脸上逗留很久,笑得气血上翻,脸颊红晕一片,嗯,特别可爱。
      有次在路上碰见她和另一女孩,我仰天一笑:「天气真好,哈、哈、哈!」把她乐得不行。
      我说:「你们是师範的还是幼师的?」
      她说:「幼师的---噢!你问这干什么?!」
      我说:「我上学的时候去过你们学校呀,哎呀!老乡都不记得了?」
      她说:「吹牛!我们学校从不让男生进去的。」
      我说:「哦,那我记错了,你叫什么名字?」
      三言两语,搞得她们晕晕忽忽的,就这样认识了。
      圆脸女孩叫小霞。常在一块的同伴叫铃儿。有空的时候,我就琢磨着怎么把她们一网打尽。
      铃儿调皮而小霞害羞。一起走的时候,老是我跟铃儿说个没完,小霞一点声音也没有。我看见她盯着铃儿看,一脸的羡慕和妒忌。我心里暗笑。
      小霞和铃儿到我屋里玩。我忽然叫铃儿去帮我买包烟,铃儿说:「凭什么支使人呀?我不去!」小霞要去买,我却不让。
      我把铃儿叫到一边,咬着她的耳朵说:「好铃儿,实话告诉你,我喜欢小霞,想跟她说会儿话,你这就去吧!」
      铃儿脸红红的就去了,小霞好奇地看着我,不知我有什么办法竟使得动那丫头。
      我笑嘻嘻地看着她,说:「想知道我跟她说什么了么?」
      小霞说:「说嘛!」
      我说:「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。」
      小霞以为我向铃儿示了好,于是说:「好,无论你跟她说什么,我都不生气。」语气却酸酸的。
      我说:「我跟她说,我喜欢你,想跟你说一会话,她就去了。」
      小霞听了,霎时脸儿通红。我挨近了,说:「我确实喜欢你!」就吻了她。
      铃儿回来的时候,小霞已在我怀里。铃儿扔下东西就走,我心想铃儿性子骄傲,挫挫她的锐气也好,就没去追。
      地板是洗乾净的,小霞坐在组合音响前,听音乐,我从后面搂着她。小霞是第一次被男孩抱,她说:「躺在你怀里真舒服啊。」我没说话,只从后面贴着她的脸颊,不停地厮摩。小霞从心底长呼出一口气,全身放软了,靠在我身上,眼儿半闭,说:「嗯,真好,真美啊。」
      我说:「是啊,可惜不能长久。」
      小霞惊回过脑袋,问:「为什么?」
      我说了我不久要出去的事。接着又说:「真捨不得你呀。」
      小霞的眼泪流下来,气氛忽然变得像生离死别一般。我和她癡癡纠缠,在房间的地上翻滚、叠压。
      不一会小霞身上已是赤裸裸的了,幼白的身子,嫩得跟刚剥了壳的鸡蛋一样。手指按下去,就有五个小肉洞,一现既没,留下些红晕渐渐散去。
      我说:「我不想害了你。」
      她说:「不!不!」嫩白的屁股在那翻转。两腿间黑毛一闪,又是白花花的大腿。
      小霞的阴唇不像她人长得那么文静,两瓣唇肉丰厚,耷拉在两旁,中间嫩肉鲜红,都充着血,最诱人的是她阴部上方的小丘,丰隆肥美,阴毛黑而细,能看见黑毛覆盖下的白色肌肤。手摸上去,似能压挤出肉里的水儿来。
      我最终只将阴茎停在她穴口,进了半个龟头,浅浅的磨弄,没有插进去,但那种销魂的接触已令人十分满足。精液喷出来,在她雪白的肌肤上,像挂了一道道佔领的标誌。
      小霞见我为她着想,心中很感激,每次来了,总是千万百计为我手淫。有次我睡觉的时候,她用嘴含了它。
      我跟小霞说我想亲一亲铃儿,就亲一亲,没别的意思。小霞相信了,可铃儿不同意。
      我的通知很快到了,送行的时候,我终于吻了铃儿,当着小霞的面。铃儿的嘴也是调皮的,吻过之后,留有一股辣味。原来她早悄悄準备了,特意吃了很多辣椒,想辣死我,嘿嘿,这丫头!
      我是走在异乡的一匹孤独的狼。每当想起离开家乡前的那段日子,总觉得非常温暖。
      那些悠长无聊的日子,我像太阳下趴卧的一条狗,悠闲而自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黄色经典_激情色色_黄色的_情色片_黄色网站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