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货卖场的人妻玉珍姐

    时间:2018-07-09 认识玉珍姐是在我大二的时候,那时候因为学校宿舍床位不够,因此许多人都另外租房子搬到外面住。而我当时还不懂租房该注意的事项,糊里糊涂的住进一间『夏热冬冷』的半铁皮屋。
      当时为了买黏鼠板,就跑到一间百货连锁卖场去,那位店员就是玉珍姐。当时我对她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,只记得她听到我用搞笑又夸张的语气,叙述租屋处里老鼠的恶行恶状与夸张事迹的时候,她笑得花枝乱颤。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她的印象。
      后来买完黏鼠板以后,我就再也没去过那家店。
      直到一年后我换租另一间房子,想起自己还有些生活用品没买,就跑到另一家比较近的百货卖场去买东西。
      进到店内,我发现店员很眼熟,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过,于是就一边挑商
    品,一边不时的盯着她看。那个店员也发现我在看她,她也是满脸疑惑。
      等到结帐的时候我才开口问她:「我是不是在哪里看过你?」
      她也同样疑惑的说:「我好像也看过你,可是想不起来。」
      我想了一下:「你之前是不是有在别的卖场工作?」
      「是啊!」她说:「我之前在某某路的卖场,后来才转过来。」
      这时我才灵光一闪:「我想起来了,之前我在那里跟你买过黏鼠板,你
    还记得吗?」
      「对喔!你就是那个老鼠嘛~」这时她很惊讶的说:「我还在想怎么现在还
    有人用这么老套的搭讪方式咧~」
      我:「……」
      于是后来她对我的称呼就是老鼠,而我也知道她叫玉珍,这时我们才算真正
    的认识。
      我仔细的观察她,发现她身高大约160、身材适中,因为常常需要搬货,看
    的出手臂蛮结实的;脸上不施脂粉,属于清秀型;头髮绑成清爽的短马尾,穿着
    牛仔裤、T-SHIRT与店里的制服,带着开朗的笑容,让人感到十分的亲切。
      从聊天中知道她大约比我大五岁,但是却十分的有活力,而且讲话十分善解
    人意,跟学校的同学比起来,更有一种温柔的感觉。
      后来我没事就会跑去找她聊天,偶尔会带杯饮料请她喝,虽然我跟她差了五
    岁,但是却无话不谈,有时还会充当我的恋爱顾问(当时我喜欢班上的一个女生
    )。她给我的感觉就像大姐姐一样,所以我也很喜欢去找她聊天,顺便告诉她一
    些学校发生的趣事。
      后来有一次她告诉我:她夫家有债务问题,所以她先生在外地工作,很久才
    回来一次(就是跑路去了),家里靠她当正职店员赚取收入;她有一个一岁多的
    女儿,还拿照片给我看过。
      我当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,听了也只是笑一笑,跟她说:「反正大家就是当
    朋友,这些我也不会在意~」
      没想到下次我去找她聊天时,她主动说要请我吃饭,我那时傻傻的,想说自
    己一个学生又没打工,有人请客当然最好,就很高兴的答应了。
      吃饭的时候,她才跟我提起:当时她是在试探我,看我会不会因为她结婚有
    孩子就不想跟她来往,但是她看到我当时的反应并没有嫌弃她,所以她感到很高
    兴。
      当时的我很傻很天真,对于人际的关係都仅止于朋友的阶段,而且我还在喜
    欢班上的一个女孩子,所以虽然觉得玉珍姐的长相与身材不错,但当时根本没有
    想那么多,只是把她当作一个很谈得来的大姐而已。
      但也因为这次把话说开了,之后我跟她的互动就变得更亲密,有时候聊天都
    会打打闹闹的,肢体碰触也变多了,甚至后来见面时都会直接喊她:「玉珍姐!
    」,她也直接称呼我:「小老鼠~」。
      这样的情形一直维持到我大三下学期。
      那时候我喜欢的女生拒绝了我的告白,让我感到心情很郁闷,原本要找她去
    海边玩的计划也泡汤了。
      当我跟玉珍姐谈到这个的时候,她安慰我一下,又说我原本计划出游的日期
    她正好放假,想陪我出去玩顺便散散心,叫我骑车载她。
      我当时是第一次失恋,感觉很难受,正需要人安慰,于是没多说什么就答应
    了。没想到这次的出游会让我们的关係发生变化。
      出游的那天天气不错,只是山边有些乌云,但是海边的方向却是十分晴朗。
      我骑车去载她,远远的就看到她跟我招手,等我靠近时,她笑着问我:「我
    今天好看吗?」
      看到她的穿着,让我愣了一下:白色短版圆领T-SHIRT内搭小可爱,胸前的
    突起让我忍不住盯着多看了几眼,而上衣遮盖不住的腰部曲线看来十分的性感;
    穿着短裤、凉鞋,秀出半截大腿与细长的小腿,光是站着的样子就让我着迷;她
    还戴了一顶遮阳草帽,将她的成熟转为青春的活力与俏皮。
      这样的装扮,让我完全感受不到她比我大五岁,只觉得学校的同学没有人能
    像她这样将成熟、性感、活泼的气息集于一身,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

      她看我愣愣的看着她,笑着说:「怎样~没看过姐姐那么漂亮吧!」
      我这时也狗腿了一下:「玉珍姐本来就很漂亮,只是今天更漂亮了!」
      「厚~」她得意的敲了我的安全帽一下:「今天嘴巴很甜喔~」
      不过这样一来,我原本郁闷的心情也消散了不少,一路上有说有笑的,而她
    坐在后座时,两手环抱着我的腰,胸部也不时碰触着我后背,让我感觉有些尴尬
    ,却又带着少许的兴奋。
      到了海边,我跟她一起看海,顺便把鞋子脱了,在岸边踩着鹅卵石,享受海
    浪沖击脚板的凉爽快感。这时突然有个浪特别大,她闪避不及,惊呼了一声,我
    连忙抓住她的手掌,将她带离岸边,不过还是有少许的浪花溅上了她的衣裤。
      「刚才真是好险喔~」这时她才笑嘻嘻的看着我说:「你真体贴!」
      我腼腆的搔搔头说:「没有啦~」
      这时突然想到,若是我喜欢的那个女生能跟我一起来该有多好?心里不由得
    歎息了一下。玉珍姐看我表情有点黯淡,问我:「还在想那个女生喔?」
      我点点头。玉珍姐停顿了一下,然后跟我说:「不然这样吧!你今天就当我
    是那个女生。」
      我诧异的看了她一下,但我还没开口,她又继续说道:「我想看看你平常是
    怎么对待女生的,之后再给你一点建议。这样不错吧?」
      她说的这个理由我也没什么好反驳的,毕竟我也想知道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才
    会告白失败。
      「好吧!」我说。
      她笑着握住我的手说:「那我们就继续玩吧!」
     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,自从我拉着她的手离开岸边后,我们的手掌就一直没有
    放开来过。
      我跟她一路上牵着手欣赏风景,虽然我刚开始还有点紧张,但是后来就像平
    常跟玉珍姐相处的互动方式一样,不时的搞笑亏她,而她也被我逗的花枝乱颤。
      只是她今天的穿着打扮实在是太亮眼了,我偶尔会分心偷喵一下她胸口挺起
    的部位,还有她走路时扭动的腰部以及双腿的曲线,玉珍姐似乎也知道我在偷看
    她,有时候还会窃笑。
      而我也隐隐感觉到今天这样的互动,跟以往朋友之间的模式不太一样:玉珍
    姐的举止跟以往大姐姐带小弟弟的态度不同,而是以一个「女生和男生」相处的
    态度来面对我。
      她的一举一动,都带着我以往没有察觉的「女人味」,这让我心中开始蔓延
    着一种未知的情绪。
      到了下午,天色突然暗的很快,我们也玩得累了,于是我就载着玉珍姐準备
    回市区。没想到雨下得又急又快,我们骑到一半就被大雨袭击,浑身都湿透了。
    雨水像机关鎗的子弹一样,又急又猛的打在我的脸上,玉珍姐也紧紧的靠在我的
    背后,但我又不敢在下雨天骑太快,只好保持40公里的时速往市区前进。
      当我骑到一半的时候,玉珍姐突然叫住我:「旁边有间汽车旅馆,我们先进
    去躲雨!」
      「要先进去吗?」我说:「快到市区了。」
      「旅馆里可以烘衣服,我现在这样都湿透了。」她捏了我一下:「快点啦~

      我也觉得有道理,就把车骑进汽车旅馆。玉珍姐趁我停车的时候先付了休息
    费,然后赶紧把我拉进房间。
      「你看你,都湿透了。」玉珍姐帮我把把安全帽拿下,又帮我擦了擦脸。
      「玉珍姐你还不是一样~」我笑着看她,没想到她的衣服也都淋湿了,白色
    的T-SHIRT贴里面的小可爱上,将胸前乳房的形状浮印在衣服上,两点乳头若隐
    若现。而且衣服一直不断滴水到她的腰上,沿着她的凹凸曲线不停滴落,看得我
    一时楞住。
      「唉呦~不要一直盯着人家看啦!」她也察觉到了我在盯着她看,轻轻的推
    了我的肩膀一下:「我先进去浴室把衣服脱下来,你的也是,等会叫人来帮我们
    烘乾。」
      她转身进入浴室,而我也被又湿又冷的雨水淋得受不了,把自己的衣裤也都
    脱个精光,再把我跟玉珍姐的衣服交给客房人员处理。
      我浑身赤裸,感到有点冷,正想跟浴室里的玉珍姐要一条浴巾来裹身体的时
    候,听到玉珍姐惊叫了一声,我赶紧跑到浴室门口:「玉珍姐!怎么了?」
      她没有说话,却又惊叫了一次。我怕她出了什么事,也不管那么多,就直接
    转开浴室的门冲了进去。
      没想到迎接我的,却是从莲蓬头冒出的热水!
      我被烫的跳起来,而玉珍姐却是一脸恶作剧成功的得意样子对我嘻嘻笑。
      「喂!很烫耶!」我闪开迎面而来的水柱,转头看着玉珍姐。
      「唉呦~我只是怕你在外面会冷嘛!」她把莲蓬头移开,并且把水温降低。
      这时我才在水气缭绕的浴室里看清玉珍姐的样子:
      她把马尾放开,头髮顺着水流垂直而下,贴着她的肩膀与后背,映衬着她那
    性感的锁骨;大约是C罩杯的浑圆乳房,乳头是淡淡的偏红色,而水滴不停的从
    她那毫无遮掩的胸部滴落,令我看傻了眼;而水流顺着她纤细的腰部滑落到臀部
    ,那漂亮的曲线根本就看不出是生过一个孩子的母亲;最后瀑布般的从她的大腿
    、小腿倾落而下,显露出她的双腿的修长与匀称。
      我看着那美丽的胴体,一种对于玉珍姐从来没有过的慾念开始从心里升起:
    她是一个漂亮又性感的女人。
      她不怀好意的用坏坏的笑容对我说:「我看你那么冷,不然一起洗吧?」
      我这时还处于发愣的状态:「…不好吧。」我拒绝的有气无力。
      「好吧…」她听了以后没说什么,转过身去。
      没想到接下来又冒出一句:「那你帮我背后抹肥皂吧!」
      我又吓了一跳,她解释说:「今天玩的好累,手好酸。你就帮我一下嘛~」
      这时的我不知是否被自己的慾念影响,竟真的听从她的话,只是心里还有些
    忐忑不安,手掌竟有些微微颤抖。
      我挤了一些沐浴乳在手上搓洗出泡沫,然后用手掌帮玉珍姐从后背涂抹到腰
    部,再慢慢的用手指抚摸她的肩膀。这时我手里摸着温香软玉,心里也跟着心猿
    意马了起来。
      我抚摸着她的肩膀,轻轻的帮她按摩,同时慢慢拉进双方的距离,嗅着她身
    上的香味。
      「嗯~好舒服喔~」她笑着说:「以后你可以改行当专业按摩师~」
      我也笑了一下,她这句话舒缓了当时的气氛,我便开始对她的肩膀又捏又揉
    ,她也十分的享受,不时还「嗯…」的几声娇媚轻吟,让我听的血脉贲张,慾
    望也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      我捏完肩膀后,她忽然又对我说:「手臂也一起抹吧,手臂被你捏的都没力
    了~」
      我当然巴不得继续,左右手各自开攻,从肩膀到手臂、手肘,一路抚摸下去
    ,两人的身体也越靠越近,当我握住她的手掌时,我们俩的上半身已经贴在一起
    了。我双手环抱将玉珍姐拢在我的胸前,这样的姿势大大的满足了我的佔有慾。
      我用侧脸去摩擦她的鬓角,感受髮梢传来的香味,我175公分的身高,正好
    可以居高临下的窥视着那两颗浑圆挺立的双乳,并且从她胸口的起伏,感受到玉
    珍姐的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。
      她挤了一些沐浴乳给我,让我搓洗成泡沫以后,握着我的的手背,覆盖在她
    的两颗玉乳上,然后用宛如呢喃般的细微音量说:「帮我…」
      她那慢慢泛红的脸颊,显露出宛如小女人的娇羞神态,令我不由自主的吞了
    一下口水,强烈的兴奋与刺激让我的慾念更加高涨,阳具也有如吹气球般的挺立
    了起来。
      我兴奋的有些颤抖,双手抚摸着她那突起的双峰,揉起来的触感又软又有弹
    性,就像是小笼包一样。我恣意的揉捏着,让沐浴乳的泡沫沾满她的胸部,双手
    又不安分的往她腰部游移、享受上下其手的快感。
      而我的阳具虽然不长只有16公分,但此时却坚挺耸立、青筋浮现,肉棒像是
    火热的石柱一样,在玉珍姐的股间摩擦滑动着;龟头也因为充血而胀大变得赤红
    ,像是虎视眈眈的毒蛇,準备随时出击。
      当我沉浸在这种兴奋状态时,玉珍姐突然离开我的怀抱,走到我背后说:「
    换我帮你。」
      随即身体贴了上来,就像是沾满泡沫的海绵一样,涂抹着我的后背,同时也
    带给我前所未有的刺激。
      她紧贴着我,两手用泡沫在我身上乱涂乱抹,还不时用戏谑的口吻说:「哇
    ~你的肩膀很宽喔~」、「你的胸膛好厚喔~姐姐就喜欢壮壮的男生~~」
      但我这时根本听不进去她再说什么,脑中满是想着她的肉体,于是双手就很
    自动的向下来回抚摸她的大腿,不时对她的臀部又抓又捏。
      玉珍姐就像是不甘示弱一般,右手突然握住了我的阳具,还轻轻的上下套弄
    着说:「嘻嘻,小老鼠变成大老鼠啰~」
      她说的这句话让我当场理智断线,变成只剩下情慾的猛兽,我猛地转身一把
    将她狠狠的抱住,对她狂亲猛吻,一心只想佔有她。
      正想要把她就地正法的时候,她没有抗拒,只是用手轻轻的反抱住我,柔柔
    的说:「剩下的,到床上好吗?」
      我没有拒绝,迅速的用水柱将我俩身上的泡沫洗掉,再草草的将身体擦乾,
    便急着想把她带到床上。
      没想到这时她双手张开对我说:「抱我。」语气娇媚又柔弱,令人心生怜惜
    ,燃起了我的佔有慾。我用公主抱的方式将她一把抱起,就像带着战利品一样,
    气势汹汹的把她带回床上。
      我把她轻轻放在床沿,她顺手关了天花板的日光灯,只留下一盏昏黄的床头
    灯。柔和的灯光从她侧边亮起,光线就像一层薄纱,让她的身材曲线在我眼前一
    览无遗;又有如籐蔓一般生长,从她那交叉的小腿开始光影交缠,一直向上延伸
    到那勾人的细腰、翘乳,以及她那性感的锁骨。
      霎时一种暧昧又淫糜的气氛蔓延开来:想要隐密躲藏、又害怕被发现的紧张
    感,以及想要宣洩慾望的刺激感,令我将理智抛在脑后,这时的我只想要将我的
    性慾宣洩在眼前这个女人身上。
      我爬上床坐在她旁边,她看着我说:「接下来的,是我们俩的秘密,不能告
    诉别人哟!」
      我点点头,于是两人便开始亲吻了起来,她一下一下的慢慢亲着,像是引导
    着我。我们双手也没有闲着,相互抚摸对方身体的每一吋肌肤,而我对她的重要
    部位又揉又捏,拥抱的力道也越来越大,终于我忍耐不住,将她放倒在床上。
      她的膝盖弯起,我顺势将她的大腿打开,然后我膝盖跪在床上,两手抱住她
    的肩膀,又再次不停的亲吻她。
      但因为我是第一次没有经验,下半身不管如何的扭动,都无法找到洞口,焦
    急我就像是快被逼疯的野兽,用低沉又嘶哑的声音,焦急的对玉珍姐叫着:「我
    要!给我!」
      她给了我一个微笑,然后左手轻轻的扶着我那迫不及待的阳具,带到她那已
    经湿了的秘穴,然后右手拉着我的腰,慢慢的将我那肿胀不堪的龟头带进她的阴
    户里。
      霎时间我感受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热触感,湿热的秘穴将我的龟头含了进
    去,然后又一分一分的把我那炽热的阳具吸了进去,直到根部。
      这时我不敢轻举妄动,怕一下就射了,我将肉棒停留在她的秘穴里,体验着
    湿热又充实的感觉,这让我体验到全新的快感。果然做爱跟打手枪是完全不一样
    的,难怪有人说做爱跟吸毒一样会上瘾。
      过了一会,我尝试着抽动下半身,这才发现肉棒被秘穴锁的死死的,只要一
    动,那包覆性的摩擦就不断的刺激我敏感的龟头和肉棒,让我颤抖不已。
       我强行的抽动了几下,精关却再也守不住,我连忙将肉棒抽出,精液就像
    是加满燃料的火箭急速射出,连射了好几回,几个星期份量的精液大股大股的射
    了出来,全都溅在玉珍姐的肚子上。
      「对不起。」我觉得超丢脸的,第一次这么快就洩了出来。
      玉珍姐拿了几张卫生纸将精液擦拭乾净:「没关係,毕竟你是第一次。」
      虽然玉珍姐这么说,但我的心情更差了,坐在床边低着头,任由阳具慢慢的
    垂软下去。
      沉默了一阵子,玉珍姐突然开口:「对不起。」
      我讶异的转头,看见玉珍姐侧着身子面向我:「其实,我今天本来只是想逗
    逗你、跟你玩的,但是后来却越玩越无法控制,真的就跟你……」
      我听到这里,心里也有点愧疚,毕竟到后来我也是控制不住,顺从自己的慾
    望就真的做了。于是我也侧躺下来,面向玉珍姐说:「抱歉,其实我也有不对的
    地方……」
      她的神情有些落寞,停顿了一会,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:「我很害怕。」
      「?」我愣了一下,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。
      「你还记得以前我说试探过你的那一次吧?」
      我点点头,这时我才想起她有老公跟小孩,心里有些忐忑不安。
      她继续说:「其实那次我真的很高兴。因为以前也有很多人来搭讪,但是一
    听到我有先生跟小孩,就马上被吓跑了。只有你完全不在乎,还是一样把我当朋
    友对待,态度也没有改变。」
      「我在这里都没有朋友,有你可以常常跟我聊天,我真的很高兴。」她眼神
    进入回忆模式:「后来我就想把你当弟弟一样的照顾,听你说一些你感情上的问
    题,还有生活中的趣事。我每天都很期待你过来找我,也越来越喜欢跟你相处.
    ..」
      「可是,越是这样,我越害怕失去你。」她突然看着我:「我怕你交了女朋
    友以后,就不会再来找我了,我不想再像以前一样寂寞了!」
      我听到她这么说,突然觉得很同情她,我握着她的手掌:「玉珍姐…」
      我对于玉珍姐的感情其实很複杂:我想把她当朋友一般的聊天、偶尔互诉心
    事;又想和姐弟一般的相互打打闹闹,给予精神上的支持;可是今天,我却想以
    一个男性的慾望,佔有她的肉体。
      我很想继续保持之前的关係,让我们的朋友之谊、姊弟之情能够长长久久,
    不要改变。但事与愿违,在面对男女之情和慾望的诱惑之下,我还是忍不住堕落
    了下去,此刻的我,只想拥抱她、爱护她。
      「那天你告诉我你失恋的时候,其实我私底下很高兴,」她目光离开我:「
    我不希望你有了女朋友以后就不理我了,所以我就说想陪你一起出来散心,顺便
    逗逗你,没想到……」
      「……」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我也没想到我今天居然兽性大发,真的上
    了玉珍姐。
      「不过……」玉珍姐抿了一下嘴唇,像是鼓起勇气的说:「其实我今天是
    蛮高兴的,因为你今天……真的对我动心了吧?」
      废话,看玉珍姐今天打扮的那么漂亮,行为举止又那么勾魂,谁不动心啊?
      「其实…我也很喜欢玉珍姐。」我主动的伸出双手环抱住她:「从以前到
    现在,只有玉珍姐你能够倾听我的心事,也会安慰我。除了你以外就没有其他人
    能够这么了解我了。你就像是我的好朋友、好姊姊一样,我也不想失去你。」
      「而且……」我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:「我刚才…真的动心了。」
      玉珍姐的表情转为娇羞,双手也跟我抱在一起,两个人就这么侧着身体,赤
    裸裸的在床上拥抱,把两人间的感情随着肉体的紧密贴合,毫无保留的交流着。
      过了没多久,我感觉到我的腹部有个热热的东西顶着,低头一看才发现我的
    阳具又再次昂然挺立,準备好要冲锋陷阵了。
      我跟玉珍姐相视而笑,她温柔的对我说:「这一次,要温柔一点喔~」
      我微笑着亲吻她的脸颊,并且轻轻的俯身面对着她,开始一寸一吋的亲吻与
    探索她的肌肤。从她的脸颊开始向下移动,在她的锁骨间游移,同时说着一些:
    「我喜欢你」、「你好美~」之类的话,一手轻轻的搓揉着她的乳房,另一手则
    在她的大腿慢慢抚摸。
      玉珍姐被我的攻势影响,脸色开始泛红,呼吸又开始变的急促。
      我用A片中看过的技巧,将攻击重点移向她那一对美乳,两手同时进攻她的
    乳房上,力道适中的揉着,再像婴儿一样用嘴吸吮着她的乳头,不时还用牙齿轻
    轻的咬着她的乳头,并用舌头上下快速的撩动、刺激着玉珍姐的性慾。
      「啊……!!嗯~~」玉珍姐被我的举动弄得叫出声来,眼睛微闭的她在喘
    息中发出令人销魂的吟叫声,她被我拨撩的受不了了,两手也开始往我身上抚摸

      我口中吸吮不辍,依旧用右手摸着她的乳房,但左手却开始向她下方的桃花
    源进攻。先是用食指与中指寻幽探秘一番,再用指甲轻轻的在肉穴内外滑动,像
    是敲门一样的昭示着即将进入的讯号。
      我慢慢的用中指探进了她的秘穴,那热呼呼的通道被我不停的上下左右挑弄
    ,变的越来越湿滑,已经开始有水流出来了。我见状趁胜追击,手指忽快忽慢的
    在那淫糜的小穴里来回抠弄,弄得玉珍姐娇声不断。
      「唔~~嗯~嗯~好弟弟,快进来~啊~~」她不停的叫着,让我也心痒难
    耐。
      我跨下的肉棒早已挺直刚硬,龟头也早已胀成赤红色,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
    。我见她下身已经湿透了,便将她身体摆好,把龟头放在她的洞口,双手握住她
    的细腰,臀部向前一推,将肉棒狠狠的送进她的阴户里。
      「啊~~!」她淫叫了一声,两手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臂。
      大概是之前射精过一次,我的肉棒现在没有那么敏感了,所以可以在她那湿
    热的阴道里停留,享受着被包覆的紧实感。
      我将身体下压,让阳具深深的进入她的阴户直到根部,双手抓住她的肩膀,
    将胸膛贴在她的身上,调整好姿势,便开始全身前后移动。但这姿势并没有让我
    的阳具抽插的感觉,反而是我跟玉珍姐的身体一起抖动。
      「不是这样,」玉珍姐的手扶着我的臀部说:「只要屁股动而已。」
      「是这样吗?」我将腰部向后弓起,让阳具抽出一些,再用腰力将屁股往前
    送,让原本离开阴道一半顶进去。
      「啊~嗯~」
      她那淫浪的叫声代表我做对了,虽然刚开始还不太习惯,但后来已经有点掌
    握诀窍了。而且她的阴部也早已湿透,我的阳具很容易就进去了,于是我开始用
    这个姿势让火热的阳具在她的阴道里抽送着。
      我那火热直挺的肉棒就像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士兵,拿起武器不断的向那湿热
    的秘洞进攻,一次又一次的后抽前送,浑不知疲累。
      我也很讶异这次没有想射的感觉,便不断卖力的进行活塞运动,干的玉珍姐
    娇喘连连。
      「啊~啊~啊~啊~嗯嗯嗯嗯~~啊啊啊啊~~!」随着我抽插的速度加快
    ,她的叫声速度就越来越快,像是要喊破喉咙似的淫叫着。
      抽插了好一阵子,我有点累了,就停下来休息一下,并亲吻着玉珍姐的脸庞
    ,她也跟我相互亲吻。
      之后我又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她的耳垂,并轻轻的吹气,用气音问她:「这样
    还可以吗?」
      「嗯~~」她没有说话,但我从她不断起伏、喘息的身躯以及双眼迷濛的性
    感表情,知道她获得了满足感。这让我感到十分的得意。
      休息了一阵,我换个姿势,双手伸直撑在床上,由上往下俯瞰着玉珍姐,这
    样的角度正好可以让我看到她的脸和上半身。
      「开始啰~」我的阳具依然坚挺雄伟的执行任务,臀部用力摆动,将炽热的
    阳具插进她那早已湿透的肉穴。
      但我这次开始学起A片中的方式:先将阳具抽出一小段,再猛力全部插进阴
    道里,下一次则抽出更多,但每次都用力全部插入,直到根部。
      这种大起大落的激烈姿势,让我每次挺进时都能看到玉珍姐的身体抖动,两
    颗浑圆的美乳也被我干的前后摆动,而玉珍姐被我抽插到双眼朦胧的淫媚表情,
    更让我感到十分兴奋。
      肉体一直「啪啪啪啪…」碰撞着,同时玉珍姐也不停的浪叫,像是在催促
    着我不断的加速抽插。
      「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」
      她的手臂内缩,掌心向后紧紧的拉住被单,一副娇弱的模样更让我想强力的
    侵犯她。曾几何时,那个开朗又善解人意的玉珍姐,居然会跟我在床上做爱,像
    是一个淫娃一般的享受着男性肉棒的滋润,这样巨大的反差让我升起了一种征服
    感。
      「嗯哼~嗯哼~嗯哼~呼呼呼~」
      玉珍姐被我搞的香汗淋漓,我全身也出汗了,于是先暂停休息,我靠在她身
    上,亲亲她的嘴唇,
      「喜欢吗?」我问她。
      「嗯~喜…喜欢。」她不停的喘息着,连我的胸膛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的
    心在正剧烈的跳动着。
      休息了一下,等她稍为平复之后,我用最初的传教士体位贴在她身上,她自
    然而然的双手抓着我的背后,我这时带点戏谑的口吻说:「叫我老公,就继续~

      「老公~!快!我要!」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快、这么激烈,我也吓了一跳

      此时当然不可以让她失望,我的阳具并没有因为多次的抽插而疲软,反而就
    有如百战精兵一样壮硕结实,充血十足的龟头变的比之前更加粗大,接获战斗命
    令便直奔战场,用十二分的力气朝她的阴穴冲刺。
      「啊啊啊啊~!!!不要!嗯啊啊啊~!老公~不要~!」
      这时候哪顾的上什么要不要的?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、更何况是小头正在冲
    锋陷阵的生死关头?
      我努力的加速冲刺,每次将阳具抽出都带出许多黏滑的淫水,让我的肉棒毫
    不费力的进进出出;硕大的男根像是要贯穿秘穴似的猛力的冲刺着。
      「啊啊啊啊啊啊!!好爽!啊啊啊啊啊啊!不要停~!!」
      肉棒在里面猛烈的抽插,操的玉珍姐狂乱淫叫,双手指甲抓得我背部出现一
    道道的抓痕,双脚更是交叉死死缠住我的腰部。
      经过百来下的攻城掠地,我的阳具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快速摩擦的刺激,龟头
    一跳一跳的,準备要射精了!
      「要…要出来了!」我满身是汗的一边抽送一边问:「里面可以吗?」
      「今天…啊~!可以…啊啊啊啊~!!!」
      听到玉珍姐这么说,我就放心更加卖力的狂抽猛送,终于在忍到不能再忍的
    时候,将火烫粗壮的肉棒猛力一顶,整根捅进了她的阴道里,已经无法承受刺激
    的龟头对準了子宫,将期待已久的精液猛力的射进花心。
      「啊啊啊啊啊啊~~~!!!」
      肉棒不停的抽动,将一股又一股的浓稠生命之汁,火热的喷发在子宫里,一
    下子就灌满了整个花心,烫得玉珍姐身体缩起不断颤抖,四肢紧紧的缠住我。她
    无意间屁股抬高,让我也跟着臀部翘起,死死的将跨下抵住她的阴唇,将我强力
    射出的生命精华一滴不漏的全灌进子宫里,不让一丝丝的精液流出。
      我们两人喘息着抱着对方,最后终于筋疲力竭的放开四肢倒在床上。
      我将喷射完后逐渐垂软的阴茎移出玉珍姐的阴道,之前被粗大肉棒塞住的精
    液才慢慢的流出来,混着玉珍姐的淫液,就像一道泉水,从玉珍姐的肉穴中流出
    来。
      看着玉珍姐的淫穴里灌满了我的精液,一脸被我操翻的幸福感,大大满足了
    我的征服感及慾望。
      我躺在玉珍姐的身旁,让她枕着我的右手臂,并且温柔的轻吻她的脸颊,享
    受着激情过后的余韵。她也侧着身体贴在我身上,手脚还勾着我,一副顺从的小
    女人模样。
      我俩静静的躺在床上休息,我内心却在思考着:这样算爱吗?这是幸福吗?
    我真的不知道,此时的我,只想跟玉珍姐在一起,相互满足、相互取暖。
      至于双方的身份、环境以及未来会如何,我根本没有考虑。也许是年少轻狂
    的无知,但我此时就想这样放纵下去,直到没有未来的未来。
      休息了一会,我突然问玉珍姐:「对了,你之前不是说要当一下我的女朋友
    ,看看我有什么缺点吗?那你觉得呢?」
      她看着,一脸害羞的对我说:「原本…我是想说你都不够积极主动,还要
    人家来诱惑你才可以。但是你刚刚的表现…」然后就不说话了,只是一直偷笑

      「那你觉得爽吗?」我坏笑着问她。
      她点点头,小声的说:「很爽。」接着又是一连串的偷笑。
      我自己也很自豪刚脱离处男的我,能够跟玉珍姐做爱做的那么爽快,也让她
    感觉到舒服,除了有一种优越感以外,更有一种想要呵护她、爱惜她的心情。
      这时玉珍姐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对我说:「那你以后还是要常常来找我喔
    !」
      我微笑着点头说好,她又补充了一句:「你不可以再想那个女生啰!」
      我笑了出来:「那么快就吃醋啦?」
      她靠在我的肩头说:「她没跟你在一起是她的损失,谁叫她没有缘份。」接
    着她又说:「我的好弟弟才不要被别人抢走!」
      我哑然失笑,没想到玉珍姊的佔有慾那么强,真是令我意想不到。
      我们休息够了以后,又到浴室淋浴,相互搓洗、玩闹,之后叫服务生把我们
    烘乾的衣服送来穿好之后,才慢慢的骑车离开汽车旅馆。
      一路上,玉珍姐两手抱着我、身体贴的紧紧的,一种幸福感洋溢在我俩之间

      到了她下车的地点,她把安全帽还给我,我跟她说:「还缺一个东西喔~」
    说完用手指比着自己嘟起来嘴吧。
      她笑了起来,凑到我面前跟我嘴对嘴的吻了一下,之后才互道再见。
      所以虽然我失恋了,但却得到另一个意想不到的发展,只能说生活中总是会
    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。
      至于原本喜欢的那个女生呢?早就被我抛在脑后了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黄色经典_激情色色_黄色的_情色片_黄色网站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